afes_dore

【印神】故事海

呜呜呜呜呜呜

爱此清凉窟:

从前,有一天,萨蒂,吾爱,你取悦我,令我高兴。我把你抱在怀里,说道:“我能给你什么恩惠?”你说:“若是你高兴,今天就给我讲个好听的新故事吧。”


可是,萨蒂,吾爱,这宇宙的过去、现在与未来,三千世界无数劫,有哪件事情你不知道。


过去的一万年里,因为别无他法,因为别无他事,为了让你高兴,为了让你忘却,我已经把世界上所有的故事讲给你听。


这些故事宛如因陀罗之网笼罩众生,宛如七海淹没众生。


我已经没有新故事可讲了。


这世上已经再没有新的故事可讲了。


可是你却坚持要这么做,因为娇惯的女人总是渴望丈夫的宠爱,因为你知道在世界上所有的故事里,三千世界无数劫的故事里,唯独有一个故事,我不曾讲给你听。


从前,生主达刹生了萨蒂和许多其他女儿,他把萨蒂嫁给湿婆。有一次,他举行祭祀,唯独不曾邀请湿婆。萨蒂从月神苏摩那里听到这个消息,便前去参加祭祀,却受到达刹侮辱,悲痛之下,萨蒂跃入祭坛的火中,抛弃了这个身体。


你看着我,你知道我未曾说出的故事就是这一个。


你却依然求我讲它。


从前,生主达刹生了萨蒂和许多其他女儿,他把萨蒂嫁给湿婆。有一次,他举行祭祀,唯独不曾邀请湿婆。萨蒂从梵仙那罗陀那里听到这个消息,便前去参加祭祀,却受到达刹侮辱,愤怒之下,萨蒂用苦行引发的热力焚烧自我,摧毁了这个身体。


可是,吾爱,萨蒂,你要我怎么讲述它呢?


从前,生主达刹生了萨蒂和许多其他女儿,他把萨蒂嫁给湿婆。有一次,他举行祭祀,唯独不曾邀请湿婆。萨蒂从众姐妹那里听到这个消息,便前去参加祭祀,受到达刹侮辱,悲痛之下,她抛弃了这个身体。湿婆气愤地捣毁了达刹的祭祀,抱着萨蒂的身体走遍世界,于是毗湿奴用神盘分割开萨蒂的身子,散落在大地之上。


众神会说:“这是开天辟地以来第一次的告别!”


但它不是。


这告别已经发生过无数次。


从前,生主达刹生了萨蒂和许多其他女儿,他把萨蒂嫁给湿婆。有一次,他举行祭祀,唯独不曾邀请湿婆。萨蒂从侍女毗迦雅那里听到这个消息,当即便因为悲伤而倒地死去。湿婆为之哀恸不已,眼泪汇成河流与湖泊。


你和我都知道:


这是我们唯一的故事。


亿万劫里唯一的故事。


这个故事只有一个结局。


从前,生主达刹生了萨蒂和许多其他女儿,他把萨蒂嫁给湿婆。有一次,他举行祭祀,唯独不曾邀请湿婆。萨蒂从众神那里听到这个消息,便前去参加祭祀。她受到达刹侮辱,悲痛之下,她抛弃了这个身体。湿婆气愤地捣毁了达刹的祭祀,但是萨蒂已经化为烟尘。


在此前的无数劫,已有千千万万个你为我而死;在此后的无数劫,还会有千千万万个你为我而死。


时代流转变迁,众生历劫,梵天死了又生,那罗延在舍沙身上睡了又醒。


世人会用一万种方式讲述我们的故事。


以言传,以文字,以戏剧,以舞蹈,以绘画,以诗歌,以斑驳光影。


故事的形态将变换扭转,面目全非,会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细节,悲惨可怜,滑稽可笑,荒谬不经,全都在此。


它可以又短又锐利,也可以漫长又哀伤。


但无论它如何被讲述,无论讲述多少遍,无论过程如何变幻,结局都只有一个。


从前,生主达刹生了萨蒂和许多其他女儿,他把萨蒂嫁给湿婆。有一次,他举行祭祀,唯独不曾邀请湿婆。萨蒂想要与湿婆一同前去祭祀,湿婆知晓达刹对自己心怀恶意,并不愿去,萨蒂则坚持女儿无需邀请也能回父亲的家,于是便独自前往。


于是,我让你走了。


 


吾爱,我知道你想要听到什么。你知道宇宙宛如无穷连串的泡沫,映照无数的摩耶,无穷无尽的时间存在过无穷无尽多的你和我。你猜想你和我的故事中必然有一个曾经有过不同的结尾。


就像某一劫里悉多从未离开过罗摩。


但这就是为什么我无法对你讲这个故事。


因为你一定会问为何我不能改变结局,既然我全知、全能、知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一切事。


而我无法回答你。


从前,生主达刹生了萨蒂和许多其他女儿,他把萨蒂嫁给湿婆。有一次,他举行祭祀,唯独不曾邀请湿婆。萨蒂想要独自前去祭祀,而湿婆则不愿让萨蒂去,萨蒂为了证明世上无人能伤害身为萨克蒂女神的自己,便分出十慧母围住湿婆,湿婆不得不同意她离开。


可是即便世上无人能伤害萨克蒂女神,一个父亲却能轻易伤害他的女儿。


我们试过想要挣脱它。这是千真万确的。


我们为此争吵,因此而不和,“那是天地间的第一次分离!”众神都如此说。


我穷尽了一切手段。


我试着推开你,我拒绝你,我不想接受你,我想着“这一劫便如此过去吧。”


可这怎么可能。


我是神我而你为自性,我们结合如同你的死一样笃定。


你我的挣扎都将落空。


从前,生主达刹生了萨蒂和许多其他女儿,他把萨蒂嫁给湿婆。有一次,他举行祭祀,唯独不曾邀请湿婆。萨蒂听闻这消息,想要前去祭祀,而湿婆则不愿意,他们为此争吵,灵魂分离。


因此你受到达刹侮辱时,我全不知情。你身体化为火焰时,我全不知情。你的痛苦和悲伤,我全不知情。


有朝一日,在某一劫的你死去后,梵天前来劝慰我时,他还会这样说:“在此前的无数劫,已有千千万万个萨蒂为你而死;在此后的无数劫,还会有千千万万个萨蒂为你而死,你明明知道这点,为何还要痛不欲生?”


是的,我知晓在此前的无数劫,已有千千万万个你为我而死;在此后的无数劫,还会有千千万万个你为我而死。我之所以知晓,萨蒂,吾爱,是因为你在无数劫里的无数死,令我成为今日之我。因你我方知爱,因你我方知苦,因你我方知悲,因你我方知死。你之死成全了我,因你之死我方完整。


你之死造就了全知、全能、知过去、现在、未来的我,由此,我才能知晓之无数劫里你的无数死。


若是我能改变这故事的结局,我便不可能全知、全能、知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我便不可能知道今时今日,历经万劫,我们竟如此愚蠢可怜,依然想着要改变这不可改变的故事的结局。


这因果,这业力,这怪圈,我挣脱不了它的束缚,因为它即是时间,而时间既是我。


你看着我,你知道这一切,你是我的半身。


你说:“为我讲一个幸福一点的故事吧。”你看起来是那么、那么地悲伤。


从前,生主达刹生了萨蒂和许多其他女儿,尽管他憎恶湿婆,但萨蒂却极爱湿婆,于是达刹不得不将萨蒂嫁给湿婆。他们共度一万一千年的幸福时光,宛如语言与涵义而珠联璧合,除了他们自己,别无他人能令他们分开。可是有一天,萨蒂听见了众神前往达刹祭祀的脚步声。


我以泪水,以骨灰,以我的流亡和孤独供奉你,而你却是以无数劫里无数具你的尸骨供奉我。


你要我如何再讲一个幸福的故事。


你看着我,而这世上的故事都已经穷尽。


我再也没有什么能对你讲的了,萨蒂。


当我再也讲不出故事的时候,螺号吹响,天雨散花,达刹的祭火已经燃起,很快远方就会传来消息。


我们彼此看着,却再也说不出什么话。


为何你和我,这宇宙的父母,今日在这里,看着对方会是满脸的凄惶。


你会离去,前往父亲的祭坛,在那儿燃尽自己,而我会留不住你。


再也看不见你。


  


从前,有一天,萨蒂,吾爱,你就要走了,你就要离开我了,我说道:“我能给你什么恩惠?”


你说:“若是你高兴,今天就给我讲个好听的新故事吧。”


你看着我,你的眼中盈满了泪水。


而我只能把你紧紧抱在怀里,想着我们那势必来到的别离。


fin






A/N:受《嘉里迦往世书》中梵天安慰湿婆时所说的“在此前的无数劫,已有千千万万个萨蒂为你而死;在此后的无数劫,还会有千千万万个萨蒂为你而死,你明明知道这点,为何还要痛不欲生?”启发而写。


灵感源自《湿婆往世书》中记载,即湿婆曾讲了无数故事令萨蒂开心,直到达刹祭典开始。


题目与开头皆为致敬《故事海》,特此注明。

评论

热度(219)

  1. afes_dore爱此清凉窟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呜呜呜呜呜呜